拍照翻译

翻译中的词语表达

与词义理解相比,词语表达往往更容易成为翻译中的瓶颈。其原因是,词义的理 解有各种词典可以参照,但不少情况下,词典却无法解决表达中的问题。以widow- 词为例,词典上的解释或定义无非是“寡妇”或“使……成为寡妇”之类,意思可谓 清晰简单,然而在实际转换过程中,问题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比如She has been a widow only six months一例,要得体地译成汉语实在不是轻而V4举的事,一般而言, 将其表述为“她不过才做了半年的寡妇”或“她守寡才不过半年”应该是可以接受 的,但特殊情况下,就需要作些调整,将其灵活地译成“她丈夫去世至今不过半年” 等。此外,诸如the widow of the late manager之类的结构,译作“已故经理的遗捕” 并无大碍,而类似the widow of the late premier这样的搭配,再将widow译成“遗擂” 就不甚合体了,相比而言,“已故总理的夫人”显然更为得体。除上述情况外,值得 一提的还有下面一种现象.以marry一词为例,尽管词典上有“嫁”、“娶”、 “和……结婚”等多种解释,但实际转换过程中,初事翻译的人却往往倾向于选择后 者,不分场合地将He (She) married her (him)一概转换成“他(她)和她(他)结 婚了”等死板的形式,而不知道采用“他娶了她”、“她嫁给了他”这种更为自然的 说法。总之,成功表达的关键在于不仅要合意,而且还要合体,也就是处理好词语形 式与内容之问的关系,要做到这两点.词典所提供的有关某一词语的基本概念的确是 有用的,但就词语表述方式的得体性而言,死扣词典往往是不足为训的。这里还可以 再举一例:scientists alive通常被译为“活着的科学家”,因为大多数英汉词典都将 alive解释为“活着的”,这种译法当然也说得过去,但要做到得体,或者说要想让译 文出彩,将其灵活地处理为“健在的科学家”显然更为可取。

   上述现象表明,鉴于表述形式的多样性与可选择性,加之表述过程又要考虑通 顺、得体、精彩等方面的因素.就其难度而言,词语表达比起词义理解的确有过之 而无不及。关于翻译中的表达,严复曾有过“一名之立,旬月哪踢”的慨叹,表达 形式选择之难由此可见一斑。事实上,严复所言并不为过,凡做过翻译的人想必都 遭遇过类似的馗尬:不少情况下,即使再熟悉不过的简单的“小词介,翻译时也会 令人绞尽脑汁仍不得其解。

本文由翻译拍照网整理发布。

相关文章推荐

Copyright © 在线拍照翻译网 备案号:鲁ICP备19048066号-5